网站广告:

哈尔滨新邦侦探调查公司专业私家侦探调查公司行踪调查婚外情调查公司
相关服务: 婚姻调查 商业调查 债务清欠 寻人查址 知识产权维护 个人行踪调查
当前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 私家侦探调查
哈尔滨私人侦探:结婚是如何掏空一个家庭的?
作者:侦探 日期:2019-11-01 浏览:
 

  无私奉献的女儿们

  小金初中刚毕业,就离开家去打工了。

  她家在连云港一个紧靠山东的小村庄。

  哈尔滨私人侦探公司在那里,女性到了初中毕业(在当地被称为“下学”)的时候,就会被当成“社会人”而不是孩子了。一般来说,那里的女孩初中毕业后会在亲戚或朋友的带领下外出打工,要么去昆山的电子厂或服装厂,要么去青岛的服装厂、玩具厂、手套厂等。

  为什么不再读书了?可能当地没有这个意识,也可能农村的教育条件确实不好,读书也很难出头,还有可能是重男轻女。

  重男轻女体现在什么地方呢?

  当地年轻男性也会外出务工。但是几乎所有女儿只会给自己留点生活费,其他所有打工收入全部上交父母,还不定期给父母买礼物。然而只有少数儿子会这么做,大部分儿子都只会把收入花在自己身上。

  这个村的父母认为,女孩就应该这么做,这么做是“听话的”。“省吃俭用”的女儿往往被评价为“贴心的”、“懂事的”。当然,父母这么说女儿好话,并不妨碍父母拿走女儿的积蓄。

  这一点可能医生和教师朋友们会更清楚一点:当宣传机器开足马力吹捧他们是“白衣天使”、“灵魂园丁”的时候,潜台词往往是让他们无私奉献,不要想好待遇了。

  而另一方面,这个村的父母对儿子的期待则是他们要大手大脚花钱,这样做反倒是“成熟的”、“有本事的”。他们的说法是这样的:

  “男孩要日常开销,长大了要抽烟喝酒,都得花钱。再搞个对象,花钱更多。挣那些钱都花完了,剩不了多少。”

  正在抽烟的老油条听到这里点评道,要是抽烟喝酒就算成熟的话,那么他就是世界上第二早熟的人,第一是于谦老师。

  他又说,以后如果孩子抽烟,一定会被他打死。

  当然,儿子是不是真的大手大脚了,父母并不在太在意,起码在给儿子讨老婆的时候,父母是不舍得让儿子出钱的。

  小金的弟弟要结婚的时候,小金父母只掏得出3万元(这3万也未必都拿出来),而小金则“自愿”将她初中毕业后打工赚的钱,外加她定亲时男方给她的2.8万元礼金,都掏出来,用以给弟弟造婚房。

  小金掏这些钱都是父母与之“商量”的结果。至于小金弟弟打工攒的钱,父母可不让他拿出一点来,因为:

  “他以后要养家呢,兜里没钱可不行。”

  女儿永远不愁嫁

  可是即使小金掏出了她的打工积蓄和定亲的彩礼钱,仍然不够给弟弟造婚房。于是她继续南下昆山打工,以便多攒些钱帮弟弟娶媳妇。

  然而小金这么一走,自己的婚事却耽误了。

  小金已经和村里的男青年定亲,可她为了给弟弟攒钱结婚去了昆山打工。在当地往往定亲一年之内就要结婚,结果定亲后的第三年,小金却是在昆山度过的。

  眼看婚事一拖再拖,小金未婚夫家里坐不住了。生怕夜长梦多,小金未婚夫的母亲在第三年中秋节去小金家谈判,请求小金年后结婚。

  小金的母亲打了一番太极:

  “女儿大了不由娘了,她有自己的主见。”

  小金只好和准婆婆解释,弟弟还没有钱娶妻,希望准婆婆能允许自己在家多待几年为弟弟攒钱。

  可是谁家儿子娶媳妇不是娶媳妇呢?凭什么你家儿子要娶媳妇,我家儿子就得干等着?万一悔婚怎么办?

  准婆婆气得撂下一句:

  “你就永远在家给你弟挣钱吧,这门亲就算了。”

  就走了。

  小金的婚事就告吹了。

  不过,即使这桩婚事告吹了,小金仍不愁嫁。

  这是因为农村男女比例失衡已经是个普遍的问题了,我们也曾在《天价彩礼造成畸形男女关系》里提到这一现象,就此看来,无论农村经济水平如何,男女比例失衡的问题总是存在,一方面是因为男性出生本就比女性多(关于出生的性别选择请看《中国的女孩真的少了吗?》),另一方面女孩也并不急着嫁人,她们完全可能像小金那样,为了自己或替弟弟攒钱而出外打工。

  村里人也就都知道了,“现在的女孩稀罕了,说不跟就不跟了,都得巴结着。”哪怕是在村里人眼中有缺陷的寡妇或者离异女性,都越来越珍贵了,一直与村里流传着一句话:

  “有车有楼还要说个半布头。”

  这里的“半布头”指的是对离异或丧偶女性的贬义称谓。

  “姐姐应该心疼弟弟”

  这次小金的婚事告吹,是算男方悔婚,所以小金家不需要归还礼金,这笔礼金就用来给弟弟娶媳妇造新房用了。

  而且这门亲事告吹,小金也未必会多心疼。因为该村的姻缘,多数还是经人介绍而来,介绍人往往是村里的媒婆。很难说小金和她当时的未婚夫在这种介绍的情况下能有多少感情基础。所以吹也就吹了吧。

  过去村里还没有职业媒婆,两家促成婚姻后要感谢媒婆,只需要给媒婆点猪肉,婚宴上邀请媒婆即可。2016年之后,开始出现了收费的职业媒婆,男方成家难度越大,收费越高,成家难度大的男性收费高达1万元。

  而该村户均年收入也就6万元。

  除了要给媒婆钱,男方还要建二层小楼房作为婚房、支付礼金、给女方买五金首饰及服饰、重大节日,还要给女方家赠送礼物、办婚宴、回门礼等。林林总总算下来,男方家庭娶一个媳妇要花掉20-30万元。

  哈尔滨私人侦探虽然二三十万比起《天价彩礼造成畸形男女关系》里夸张的百万元彩礼还是少很多的,但连云港的这个村庄也没有莆田的那个村庄富裕,这二三十万元对于这个连云港村庄的家庭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所以有些家庭会求着自家未出嫁的女儿多打几年工,省下来的钱都用来给家里的儿子